2007年1月26日 星期五

Dear Mom and Dad ......







朋友轉寄一篇短文給我,看完後心都揪成一團.我曾看過收容所的狗狗,牠們知道
自己是被遺棄的一群,睜著絕望的雙眼,出奇的安靜.小小的鐵籠是最後的家,再沒
有人會惦記著他們,生命的消失就在那一瞬間.

2007年1月23日 星期二

OUT~妻たちの犯罪~


平凡






一大早,送走Leo去上學,Jay出門上班之後,家裡就完完全全屬於我.

2007年1月15日 星期一

2007年1月10日 星期三

香椿拌豆腐


剛摘下來像羽毛般帶著紅褐色的香椿嫩芽美極了,還散發著淡淡特殊的香味.這個味道是屬於
外公外婆的.

聞到這個香味就想起汐止的那個日式老建築.木造的房舍是學校提供給外婆的宿舍,黑瓦屋頂,
泥磚砌的牆,整個墊高的基座,彷彿宮崎駿卡通中的場景.因為年代久遠,所以整棟建築物有著一
股陰森不透光的感覺,木製地板一踩上去總是發出嘎咕嘎咕的聲響,我挺怕那種感覺,當時膽子
小的不得了.

小學二年級時,爸爸和媽媽被安排一同去金門演講,所以我跟妹妹就必須送到外婆家住一個星
期,這對我來說真是最慘的經驗.我顧不得丟臉一直哭,我以為只要一直耍賴哭泣,媽媽就會回來
接我.外婆一直笑我比妹妹大5歲還這麼愛哭,但是我真的是很黏媽媽的小孩.那一個星期怎麼
過完的已經忘記了,只記得那個溽暑的夏季,外婆家客廳老電扇轟隆轟隆的響著.

外公家裡的院子就種著2棵香椿樹,筆直的樹幹樹形很美,每次見嫩芽發的茂盛,外婆就搬出小
板凳,站上去將嫩芽摘下,晚上就會多一道家鄉味了.後來媽媽移植了一棵回家,我們也可以常常
吃到好吃的香椿,結果也許是水土不服,沒多久移植來的香椿竟漸漸枯死.有一段時間我瘋狂的
在花市找尋香椿的蹤影,希望在媽媽的院子中重新種上一棵香椿樹.這幾年香椿被冠上健康食品
的封號,一下子出現很多相關產品,但總比不上自家院子種的來的香,也根本吃不出香椿味.每次
回家媽媽總是把剛醃好的香椿給我帶回來解饞,香椿是我們家三代女人的共同記憶.

現在我的小院子中也有一棵香椿樹,這是屬於我對外公外婆的思念~

香椿摘下後洗淨,用粗鹽醃上4小時.一定要經過這道程序才能把香椿那特別的香味引出來.若
一次摘的量大,就在醃好後放入冷凍庫保存,可以保存半年以上都不會變味.醃漬好的香椿吃之
前用冷開水洗淨多餘的鹽分,切成細末,可以炒蛋,拌乾麵,涼拌豆腐.

新鮮香椿嫩芽

小乖與外公